溯世墨以

我是人间一看客

【叶周】俟叹同归(1)

一水绕斛山,斛山何田田。

扶边采桑女,笑往客家转。

面似花初蕊,鬓云点红簪。

云罗遥遥去,燕横彩云间。

 

璃水作一道蜿蜒的碧带绕着周围重叠散落的山丘,斛山是其中最高的一座,像是碧玉带上最明亮的那颗明珠。

斛山地暖桑好,丝绸织出来轻的像天上的云披在身上,滑的像溪中的水淌过指间,一匹匹的丝绸早在年前便被预定空了。山美水美,人也是美的。斛山的采桑女都是一顶一的漂亮,尤其是斛山脚下的扶安村,养着最好的蚕住着最美的人。

苏沐橙是扶安村乃至整个斛山所有村和璃水那边的斛凉镇都知道的顶有名的采桑女。她家的蚕一个个长的都晶莹剔透白白嫩嫩,吐出来的丝由镇里最美最美的纺娘纺出来,不用染色,就好看得跟月光似的,只是运的时候麻烦,这丝绸滑得叠不住,每年都被京里快马加鞭用嵌了金银的香木盒子盛了运到各大府上和宫里去。

苏沐橙长的可美,笑的时候嘴角下面有两个梨涡,乌云髻间缀一支红簪,为人也和善极了,总是笑盈盈的,眼睛眯起来跟初五的月亮一样。惹的村里的王婆不知道给拉了多少次亲,人家就是不答应。人们都说呀,苏沐橙不像是村子里养出来的,更像是,深宫里教出来的公主。这话被王婆听去了,揪着传话的小杭子的耳朵一通拧。谁不知道这嘉世王朝对皇亲管的严,且不说苏沐橙是不是公主,要真是公主,村里可都没活头。这话才消了下去,苏沐橙那边便知道了,人家只是掩袖一笑,根本不回答。

后来这事也就没人提了,扶安村依旧安安静静地坐落在斛山脚下。

 

说到这嘉世王朝,少不得要提一提叶秋。

叶秋何人啊?嘉世的摄政王。时嘉世王陶轩由群雄中被叶秋护着一路高歌猛进登基为王国号嘉世,励精图治,开创嘉世王朝,叶秋任摄政王。三年内嘉世以扶摇直上的气势迅速压制了周边的国家,一举成为最强大的国家。

霸图居东,君主韩文清与叶秋第一次争夺失败后蛰伏下来,后得丞相张新杰辅佐,国力日渐昌盛,与嘉世对峙不休。霸图尚武民风彪悍,军中将士素有战虎的美誉。不过钢过易折,幸而张新杰以冷彻闻名,一手妙法回春的医术冠绝古今,方使霸图蒸蒸日上。

蓝雨居西,君主喻文州传闻着是个体弱的脑子却极好使,足不出户胸揽乾坤说的便是这位蓝雨帝皇了。手下大将黄少天手段凌冽武功高深,更有舌战群儒的佳话。这二人隐隐有成日月共辉之势。

微草居北,君主王杰希是顶出名的人物,性子极谦和,不过出名更胜一筹的是他的相貌。微草以医、巫双绝名扬天下,是以各国轻易不愿得罪。微草国内民众极其爱戴王杰希,曾有君主回銮民夹道相迎十里不去的盛况。

轮回居南,君主周泽楷是个低调极的人儿。轮回素以山水美丽驰名,而轮回帝周泽楷却是因相貌俊美武功高绝而广为称道。虽为帝王却内敛之极,幸好监国江波涛手腕玲珑,轮回非但没有被吞并,反而富甲一方,在诸国中成为财力最强大的国家。

其间亦有其他国家,虽比不得五国强大,却也割据一方。

雷霆,盘踞葵江腹地。葵江纵川整个大陆,为周边国家提供了巨大的水运交通支撑,雷霆紧紧扼守在葵江咽峡,易守难攻。君主肖时钦与叶秋喻文州张新杰并称战术大师。

虚空,神秘的巫傩部落衍生的国家,带有浓厚的上古色彩。罕见的双君主李轩、吴羽策相传是虚空神祗后裔。虚空拥有大陆最大的情报网络,中立于诸国战事之外。

百花,曾几度与嘉世争霸,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繁花血景被叶秋一柄战矛挑去后,孙哲平失踪,传闻身陨,张佳乐一怒转投霸图。

烟雨,大陆唯一的女权国家。女皇楚云秀终日黑袍面具示人,更传闻其实她喜欢女人。

还有诸多小国便不一一列举。

 

葵江支流雁阙河岸金匮阁,可俯瞰八百里雁阙湖,云泽飘渺,美不胜收。嘉世摄政王叶秋连同诸国签署《金匮议》,约定每年各国均派出十数人于此以武会道,赢到最后的国家在一年之期内可以协令诸国,直至下次金匮武会。从此诸国战事平歇,百姓休养生息。其间虽各国国力均有强弱之分,但所幸并未有大的战乱暴发。就在诸国相安无事之时,嘉世内乱,摄政王叶秋于摄政八年后被嘉世王陶轩以叛国罪宣告革除摄政王身份收监问斩,然而叶秋却于前日出逃。陶轩邀诸国搜寻无果。百姓纷纷推测叶秋是否早已身亡,此事被陶轩压下。

至此,嘉世国力衰微,民心纷乱,各国虎视眈眈。

史称“嘉世之乱”。

 

再说回这斛山璃水,斛山璃水是嘉世与轮回接壤的地方,斛山在嘉世境内,璃水便在轮回了。这接壤处山高水远的,轮回又是贸易大国,是以虽然是边界有兵驻扎,但两国人似乎并没有国家之别,民众淳朴,也并不以国家立场不同而敌对。这样的事是从不会发生在嘉世和霸图边界的。

这日,苏沐橙依旧如往常一般给蚕喂叶子,天气晴的有些过好了,稍稍有点热,微微的汗顺着额角滑了一点点被她拂去。

“吱——”院门被推开,苏沐橙回身望去,身子一僵,手里的桑叶噼里啪啦掉到地上,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来人,连串的泪珠儿便滚落下来。

“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呢。”来人掸了掸衣摆上的灰尘偏着头笑道,张开手臂搂住扑过来的苏沐橙,只觉肩头单薄的夏衣被哭湿,终是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拍拍她的头:“别哭了,我回来了。”

 

 

 

 


评论(16)
热度(52)
©溯世墨以 | Powered by LOFTER